我的官网 你也能拥有自己的官网

马上下载

过气公司最后的生意:乐视商标卖出1.31亿,快播商标曾溢价200倍

2020-07-04
科技最前线
年亏百亿,被深交所强制退市的乐视网,近日又现魔幻一幕。
  
6月29日,乐视持有的1354项商标公开司法拍卖。据法院公告,拍卖商标涵盖“乐视”“乐视超级电视”等乐视系主要产品,评估价19.49万元,起拍价13.64万元,增价幅度500元。
  
就在半个月前,贾跃亭所持股权因无人问津流拍。但这次,围绕乐视商标的争夺却极为激烈。
  
开拍后一小时,标的物即被出价457次,最高竞价600万。之后更是通宵竞价,超11万人线上围观。对于这次疯狂哄抢,有网友评论:“墙倒众人推,但垃圾堆里还藏着黄金。”
  
“淘金者”是谁?“投机者”“孙宏斌”“贾跃亭暗地委托他人”等猜想均有出现。6月30日,经过千余次出价,标的物最终以1.31亿元的价格,由一家名为“天津嘉睿”的公司斩获,成交价约为起拍价的960倍。
过气公司最后的生意:乐视商标卖出1.31亿,快播商标曾溢价200倍
  
  
孙宏斌胜出
  
“天津嘉睿”是谁?
  
仅从股权上看,“天津嘉睿”实控方为乐视电视管理团队,与融创及贾跃亭均无关系。但从业务上看,据第一财经称,融创一直是乐视电视的客户之一,满足其在各地精装楼房的要求。加之此前,融创0元转让“天津嘉睿”股权,被指左手倒右手,因此外界普遍认为,幕后买家仍为孙宏斌。
  
“天津嘉睿”原为“融创系”公司。今年5月,融创将其间接控制的“天津嘉睿”100%股权,0元转让给致新云网企业管理(天津)有限公司。
  
接手的“致新云网”今年3月成立,背后股东名为李晓伟和朱鹏博。李晓伟自2019年3月至今,于乐融致新电子科技(天津)有限公司(原乐视网子公司)任职市场营销总经理,参与电视业务。朱鹏博自2012年1月至今,历任乐视网财务主管、财务经理、税务经理。
  
由于0元转让颇具疑点,当时外界认为,二人存在代持的可能。二人随后均声明,他们与融创集团及贾跃亭,不存在关联关系,不存在其他隐性关系,不存在股权代持情形。
  
过气公司最后的生意:乐视商标卖出1.31亿,快播商标曾溢价200倍
  
  
“天津嘉睿”为何高溢价抢下乐视商标?此举主要为仍在运营的乐视电视考虑。
  
乐视电视系乐视网2013年推出的互联网电视品牌,希望通过“平台+内容+硬件+软件+应用”的生态系统,重构电视价值。2014—2016年,乐视电视销量分别为150万台、300万台及600万台,在低迷的电视行业逆势领先。
  
之后乐视网倾覆,电视业务虽受波及,仍被看好。2018年4月,乐视电视母公司更名为“乐融致新”,同年引入京东、腾讯等战略股东及合作伙伴。同年,“天津嘉睿”以2.4亿元总价,成为“乐融致新”最大股东,带领电视业务从乐视网脱身单飞。
  
据天眼查信息,目前,“天津嘉睿”仍控股乐融致新,持股比例46%。根据此前拍卖公告披露,乐视商标拍卖正是缘于乐视网未向天津嘉睿履行还款义务。
  
对于乐视电视的将来,业内看法不一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从资本市场到普通公众,对“乐视”二字早已避之不及,即便单飞,也很难置身事外。而据第一财经援引业内人士称,乐视超级电视人员费用可控,与京东渠道合作良好,可实现业务闭环,只要盈利,就可以运转下去。
  
而想要维持运转,商标不落入他人之手,就成为必要条件。毕竟此前,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,加多宝与王老吉,都曾因“商标”深陷争斗。
  
过气公司最后的生意:乐视商标卖出1.31亿,快播商标曾溢价200倍
  
  
破产公司的最后生意
  
垃圾堆里藏着金字招牌的,不止乐视网。
  
曾被乐视投诉侵权的快播,商标也拍出高价。因涉及淫秽色情信息等原因,快播于2017年年底停止经营,随后破产清算。今年4月,快播公司名下234项商标被拍卖,起拍价4.5万元,最终被买家以950万元拿下,为起拍价的210倍。
  
在传统行业,这一“遗产”同样值钱。
  
据温州都市报,随着各大电商平台品牌意识加强,一些尚无商标的中小企业,倾向于拍下破产公司商标,迅速扩大经营规模。
  
2018年,温州市伊蕾愉涵鞋业有限公司负债千万,破产清算,资产仅剩四枚商标。商标以3元起拍价拍卖,遭到哄抢,多数参拍者单次加价幅度千元以上,最终成交价6.52万元,溢价超2.17万倍。另有一枚儿童鞋服类商标“Gladka”,溢价9000多倍。
科技最前线
kejizqx.guan.com
阅读:1070  10
投诉
科技最前线
关注 117 | 粉丝 1387
官网地址:kejizqx.guan.com
点赞是美意,打赏是鼓励
匿名打赏

举报

色情
反动
违法信息
人身攻击
违规有奖活动
不实信息
其他

举报